? ? 中國文字是中國文化的基礎,中國書法是一種書寫文字的藝術。書法與中醫學同是中國文化體系中的組成部分,兩者都是中華民族漫長的歷史的長河中隨著社會文明的發展而孕育的、誕生和成長起來的。書法藝術中廣泛滲入了中醫養生的哲學思想。

  書法是以表現抒發內心情感為主旨,故與人的思維活動,思想情感息息相通?!叭绻f法是書法的形象理性把握的話,那么意是書法的情感釀造?!?/p>

  在日本,書法推崇為書道,道為理之母,理即為理論,指書法應有章可循。而法應從于心依于理。早在兩千多年前,秦代李斯也提出書法理與法及意的關系。理是統帥著法與意的高一層的東西,其借重于物理一面,貫穿于法,借重于心里一面,貫穿于意。理和自然,即進入更高層次的境界。但法與意并不是彼此決然獨立的系統,即不存在無意的法,也不存在無法的意,法與意只有在互相依賴中存在,相互對比中產生。蕭何云:“書著,意也?!睏钚墼唬骸皶?,心畫也?!焙笕嗽诖嘶A上提出關于書法的書神、氣韻、神彩、意境,或個性、精神、性情、情感等,實質上都是書意的不同表現形態。是書法抒發內心情感的體現。這種有書法作品所表述出來的具有意向性的意識,包含了中醫養身養性的哲理。

  保養與中醫養生,指人體要適應自然,抵御外邪,調攝精神,保養正氣,以達“形神合一”,持久健康。而書法家在作書法的過程中已經達到這種目的。根據中醫學的理論,人與自然界,人體內是一個有機整體,人的健康長壽雖然與先天素質有關,但與后天的調養也有極為密切的關系。人體要時時保持陰陽平衡,氣血調勻。而要達到這種要求則要善于適應自然,適應環境,自我調節情志,如《內經》云:“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熬駜仁?,病安從來”。而書法在寫字看書時正是達到了自我調節情志的良好作用。根據許多書法家的經驗及自己練習寫字的體會,在寫字時,要先靜下心來,要排除各種干擾,尤其是在書寫一副較為完整的書法作品時,先要了解熟讀、甚至默記所寫的內容,潛心研究其涵義,對于詩詞之類的作品內容更要領路其意境,然后,思想集中,聚精會神于寫字之中,凝神靜思,考慮其筆法、章法、墨法,做到心中有數,沉靜于默然運行之中,大膽落筆,這時就進入到意專氣聚的境地。氣隨意生,意從氣運,情隨意轉。使自己的思想情趣同作品內容以及運筆融為一體。這種靜慮凝神,心不外馳的過程,就達到了入境的境界。但這種入靜同道家去世離俗,虛幻清靜是決然不同的,這其中所達到的效果也是后者遠不所及的。這種靜不是為靜而靜,靜中有動,動中有靜。通過運筆前的準備及運筆過程,一方面排除雜念,神情專注,一方面又充分調動了內部臟器的功能活動,使陰斂陽密,氣血協調,使動靜這對矛盾處于統一之中。長久如此,則對心身健康大有裨益。

  祖國醫學是很重視氣的作用的,《內經》認為氣是世界的本原,萬物由氣而構成。氣血之間關系密切,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氣行則血行。氣血又是構成人體形體和維持各臟腑功能活動的物質基礎,歷代醫家都視氣為人之大寶?!秲冉洝吩疲骸坝兄T內,必行諸外”。前人謂形諸外。必有其中,觀其相,可識其心。這不僅是中醫學診治疾病,由體表推及內臟,判斷人體內臟功能、氣血盛衰之依據,也道出了書法創作的內涵與真諦。書家作書,強調有感而發,書法中“型諸外者,謂筆隨意發,成既形之心言:有諸內者,謂心言存之筆先,已得未形之筆畫?!薄逗T烂浴分^:“心既貯之,隨意落筆,皆得自然,備其古雅”。此意即指心言。而要自然吐露心言于紙中,須要神澄,神澄則神氣充實而備余韻,如此作書才能心手雙暢,翰逸神飛。作書要專心致志,如果心不專、意不聚,即使勉強寫出將神散勢極,筆墨凋敝,生機蕩然,毫無神韻。要寫出神韻則要有筆勢,要有筆勢則要有氣勢,要有氣勢則要意專,要達到意專當先心靜。這個過程則起到情志調達氣血調勻的作用。同時寫字的過程也是一種極為有益的藝術娛樂享受,能夠同時欣賞所書內容及在寫的過程中感受一種難以言喻的美感。為什么有時寫字越寫興致越高呢?我想大概緣故也在其中。

  祖國醫學在養生方面亦是很強調情志調節的?!秲冉洝吩疲骸疤駩刺摕o,真氣從之”。又曰:“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合于陰陽,調于四時,去世離俗,積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達之外,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亦歸于真人?!边@里雖然受道家思想影響,但從中可以悟出人體要掌握身體與環境之統一,要精神上健康,方能達“陰平陽秘,精神乃治”。一個人如果欲求過多,私心雜念過甚,就會經常郁郁悶悶,凡事斤斤計較,感到有許多難以解脫的煩惱。離不開世俗糾纏,久則或肝氣郁結,或暴怒傷肝,憂慮重重,精神不愉快,也就難免要得病了。同樣在作書時“如果企求過多,雜念過甚,易拘于小節,畏懼生疑,迷于筆先,惑于腕下,不能達到心忘于筆,手忘于書,心手達情這種超妙境界。在作書前不可有太多的企求,而須心意閑澹,先散懷抱,任情姿性,然后書之”。達到這種境界,正是達到了調節情志的目的,便其精神舒暢,情緒愉悅,充分地調動了體內臟腑氣血功能,達到祛病驅邪,修身養性的目的。

  在練字作書時思想集中,達到暫時忘我,有時遇到一些不遂心的時,揮毫運筆寫下幾頁,心情頓時輕松許多。難怪有人說:作書可以移情性、寄意托志,有些人對部分老書法家做過心理分析:認為大部分書法家的思想意境與生活情趣都是比較清雅的。

  專心練書可以思想集中,達到忘我而排除煩惱,擺脫世俗糾纏;而長期練書又可陶冶情操,使自己的思想達到更高尚的境界,培養自己豁達開朗,通情達理的性格,時時保持一種良好的心境。這樣就可以到達少生病,甚至不生病,健康乃至長壽。如莊子曰:“平易恬澹,則憂患不能入邪氣不能襲,故其德全而神不虧”。

  縱觀歷史,許多書法家的能達高齡長壽,有的年過九旬仍然精神矍鑠,我想其奧秘包含在其中吧。